“这是不是误会了?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!”宋杰西陪着笑脸说道。手机端总不能说他不管是事。平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吧?所以能否认就尽量否认了。

  “这么说你是认为我们撒谎了?”齐扬沉下脸。

  “不不不,我没有这个意思!肯定是下面的人胡作非为。”宋杰西急中生智。

  “那下面谁在胡作非为?你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,不然我也不敢把我公司的律师顾问交给贵公司呀!”齐莎慢悠悠的剔了剔手指。眼尾都没有瞧一下宋杰西。

  还不等宋杰西开口说话,齐璇开口了:“你还敢把公司单子交给这么穷的一家破律师楼,律师连实习生的工资都坑,说是当做指导费。要指导费不知道还要这个师父做什么?这么穷的一家律师楼倒闭最好了,我觉得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齐璇毫不留情面的说道。

  “我想什么事情都有缓转的余地是不是?几位不要太过分了,我宋某人在业界还是有些脸面的,留着一条线,大家日后好相见。”宋杰西站起来。

  “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,在上面签上名,以后你们事务所走你们的独木桥,我们走我们的阳关道。”齐璇丢给宋杰西一份文书。

  齐扬三姐弟从宋杰西的房间里面出来,看了齐杰一眼:“还不回去了,要在这里待着过年不成?”齐莎看向木楞的齐杰。

  齐杰连忙屁颠屁颠的过来:“姐,你们找我?那我去请个假。”

  “请个毛假呀,你是不是月活越回去了?真以为家里没有人了不成?外面被欺负成这样也不敢和姐姐们说!真是一个傻得!”齐莎揉了揉齐杰的头发,揉乱了才罢手。

  “姐,那我收拾东西。”齐杰愣了一下,然后要去收拾东西!

  “也没有什么值钱的,这家律师行这么穷,就当是资助好了!”一直没有开口的齐璇开口了。

  蔡律师自然是听到了齐璇的话,气的七窍生烟,他宋律师的办公室门开着,连忙走了进去。

  “结果刚刚蔡律师进去,又狼狈的跑出来,跟着他的还有一叠厚厚的文件和书籍。吓得蔡律师心有余悸。

  齐家三姐妹自然是带着齐杰回去了。

  “姐,我在忍一段时间就毕业了,你们这是何必?!”

  “你是不是还想着回去,你要回去尽管回去,恶人反正我们已经做了。”

  “不,姐姐,我不回去了,既然我已经出来了,那我回去也是被人嫌弃。”其实齐杰今天也已经在的边缘,他三个姐姐出现,让他才恢复了冷静。

  他不是那种任人欺负之人,喜欢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!

  要不是毕业证扣在学校,实习需要律师事务所的评分,他早就翻脸了,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家里人,他都长这么大了,要出社会了,不能事事都要依靠家中。

  所以他没有想过让家里人知道你他在律师事务所的事情,但是没有想到几个“姐姐”会来帮他出头。

  “你的评分没有了,实习又泡汤了,毕业证也拿不到,会不会怨恨姐姐们?”齐璇开口。

  “我知道姐姐是好意,没有了就没有了吧!原本我今日就已经忍不住了,姐姐过来只是提早了一步发生这样的事情!”他无奈的一笑。

  “你骗他做什么?”齐扬白了妹妹一眼,把评分给了齐杰。

  “这是?”他接过激动的扫视了一眼。居然是宋杰西的亲笔签名,还是优的评定等级。要知道这位可是以苛刻和小气为名,给了良优已经是很好的评定了,结果给了一个优,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还亲自写了评语,真是做梦一样。

  “姐姐,你们也太有办法了!谢谢你们!”齐杰拿着评定高兴的喊道。

  “我们两个是人形背景,宋大律师是你大姐的影迷,所以就高抬贵手了!”

  “没有你们两个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的唱戏,只怕他也不会这么快的决定”齐扬笑道。

  “我知道三个姐姐都花力气了,总之谢谢姐姐们!”他朝着三个姐姐一个鞠躬。

  “你也真是的,我们是姐弟,相依为命的姐弟,你这么客气做什么?!”齐莎连忙把齐杰扶起来。

  “姐姐你们不知道,我真的今天熬不下去要爆发了,结果正要爆发的时候忽然看到你们三人,原本我以为出现幻觉了,没有先到真是你们,你们就像是天上的神仙一样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过来。”

  “你这嘴巴抹了蜜糖不成?不过你放心,欺负你的那个蔡律师算是完了!”齐莎一笑。

  蔡律师听到宋杰西让他离开事务所的消息一愣,抬头茫然的看向宋杰西。

  “师父,这是为什么?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  “你让我把齐杰给你带,我给你了,可是你瞧瞧做了什么?你为什么正对他!”

  “师父,我只是想让他多磨练磨练,不经过苦寒,拿来的芬芳?”

  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弟弟和齐杰一个班级,结果成绩就被齐杰压着,你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报复他,可你知道刚刚三个女人什么身份?齐杰又是什么身份?你连人家身份都不知道就这么去虐人家,那就是存粹的找死!”

  他一个农村来的能有什么身份?不过就是有一个明星姐姐!师父,你根本不用怕他们呀!我们也不是没有被人脉。”

  “你想说你有人脉?你打个电话给你弟弟,问问你弟弟现如今怎么了吧!”宋杰西冷笑。这个大徒弟,把齐杰的锅让他们事务所背,却让别的律师事务所去做好人,培养他的弟弟,真是好算计!只是他漏估了一件事。人家也不是农村来的毫无背景,试问能成为养济堂的董事长的女人能是一个傻白甜吗?再加上一个春晖集团的董事长。这根本就是来搞事的,而这件祸事就是他的好徒弟带来。

  “师父,我是什么人您会不知道吗?我弟弟律师事务所是他自己找的,说是要和女友一起去实习,他不来我们事务所也没有办法。”蔡律师喊冤!

  八零神医小娇媳

  八零神医小娇媳8百度一下“八零神医小娇媳杰众文学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书笔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biyi.com/6_62149/126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