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众杀手得令,愈发肆无忌惮地攻了上来。慕云松等既要御敌,又要护着一家老幼,果然左支右绌十分紧张。

????眼见慕家众人被杀手团团围住,防御圈越缩越小,狐妖媚娘冷笑一声,“你以为就你人多?今儿老娘就让你见识见识,何谓一呼百应!”

????说着,她忽然摇身化作个四尾白狐模样,一跃上了院墙,对着天上一轮冷月,仰头发出一声高叫。

????她方叫罢,便听一片鸦啼犬吠,由近及远散去。不过须臾之间,便见数十条大大小小的流浪犬跃进院墙,立在狐妖媚娘身边,冲杀手们一阵狂吠。

????杀手们被这阵仗弄得愣了愣,慕云枫气道:“不过几只癞皮狗,有什么可怕的?上啊!”

????杀手们想想也是,便挥刀再度攻了上去,然流浪狗尚未解决完,便听院墙外一阵低沉呜咽,竟有十几条狼一跃窜了进来!

????原本是天敌的狼与狗,此时倒是空前团结,齐齐亮出森森白牙向杀手招呼过去。杀手们砍人在行,对付这些畜生却并无多少心得,一时间招架不及,被咬得哭爹喊娘。

????在之后,当他们眼睁睁望见两只硕大的东北虎从门口蹿了进来,便连哭也哭不出来了。

????狐妖媚娘又发出一声叫,似在感谢众多朋友前来助阵,便率领众兽一字排开,威风凛凛地与杀手对峙,同时低声向身后的慕云松道:“还不快走!”

????慕云松明白,虽然众兽一时震慑住了场面,但此时盘踞在王府的杀手众多,想要全部肃清尚不可能,只能先带家人撤出去,日后再做打算。

????慕云松便向众兄弟使个眼色,带着一众女眷老幼向王府北门撤去。

????慕云枫眼见自己最重要的筹码要丢,简直气急败坏,向身旁杀手喝道:“愣着干什么?给我上啊!”

????但杀手们自恃没有武松的本事,面对两只威风凛凛的老虎和一众豺狼虎豹,是发自内心的肝颤腿软。

????慕云枫简直要气炸:“有窃战者,盟规处置!”

????杀手们简直左右为难,但想想那生不如死的盟规,简直比豺狼虎豹尤甚,众咬牙硬着头皮攻了上去。

????然就在此时,又一只油光水滑的胖老虎不知从何处杀来,咆哮着便冲领头的杀手扑了上去。

????看到这些人手臂上的黑色翼状纹身,烧麦依稀想起,自己的亲娘虎夫人,便是死在了这样一帮混蛋手里!

????烧麦彻底暴怒了!纵身将一个领头杀手扑倒在地,一口下去,竟是生生咬断了这厮的脖子!

????鲜血顿时飙起,淋漓撒了烧麦一身,它踩在那杀手失身上,仰头一声虎啸,俨然再问“还有谁?!”

????杀手们被这可怖的场景彻底吓破了胆,任凭慕云枫如何打骂驱策,也再不敢上前去追,眼看着慕家兄弟护着老幼撤出了王府北门。

????慕家众人一路向西行了数里,摆脱了追兵,方停下让老幼稍作休息。

????老王妃被扶着在一块石头上坐下,刚喘了口气,便见三儿媳崔氏带着两个孩子蓦地在她面前跪下,哭诉道:“母亲!媳妇知错!那唱戏的戏班子和揽月楼的厨子进府,都是相公授意我跟母亲说的,可我实在想不到,他们居然是……居然是……”

????崔氏连惊带怕的,断断续续再也说不下去,身畔两个年幼的孩子便跟着哭泣不止,一旁的惠姨娘看得心酸,便也跪下向老王妃求情:“娘娘,三媳妇确不知情,也是被老三利用,您便是看在两个孙儿的份上,饶她一命罢!”

????“罢了罢了,”老王妃无力地摆摆手,对崔氏道,“老三这没人性的畜生,为了一己之利连亲娘和幼子都可以舍弃,更何况是你。”

????惠姨娘便忍不住落泪,向老王妃深深叩头道:“我的儿子,是我教导不周,向娘娘请罪!”

????她们这边说着话,警戒在外的慕家众兄弟亦在商议下一步的打算。

????“如今的当务之急,一是找个稳妥的地方安顿家人,二是稳住燕北军。”慕云松向众兄弟道,“老三既然处心积虑、蓄谋已久,那么他想拿下的,绝不止一个北靖王府。”

????慕云松心里清楚,慕云枫不过是皇帝的一枚棋子,而皇帝想要掌控的,除了广宁慕家,还有三十五万燕北军。

????“无论王府如何,燕北军不能有变。”慕云松向慕云柏慕云梅和慕云樟道,“你们三个火速赶去燕北大营,务必稳住军心,除我传令外,燕北军不受任何人调派!”

????慕云梅便道:“大哥何不一同去?咱们带两千亲卫杀回王府去,直接将那些杀手一网打尽!”

????慕云松却摇头道:“不妥。动用燕北军解决慕家内乱,此事若传出去,又给了皇帝以打压我慕家的把柄,传到西北诸族那里,也会引起动荡。再者说,”慕云松苦笑一下,“我在婚礼上的举动,已然引起了慕二叔等一众老将的不满,我在军中的威望必然一落千丈。与其我回去,倒不如你们回去管用。”

????慕云柏和慕云梅觉得大哥言之有理,便道:“大哥放心,有我们在,燕北军定不会乱!”

????慕云松安排好一头,又对慕云桐正色道:“老六,你火速赶往燕北边境,去寻赫连侯爷,将王府之变告诉他,请他迅速回来支援!”

????慕云松有所预感,这场变故还只是刚刚开始,接下来的形势会变得更加复杂严峻,他需要赫连钰的支持。

????慕云桐从未被授此重任,脸上现出几分激动神情,向大哥保全正色道:“得令!”

????他说完便要走,却蓦地被一只手拉住胳膊,便听慕云萱道:“大哥!我跟六哥一同去!”

????慕云桐嫌弃道:“男人的事儿,你一个小丫头添什么乱?”

????慕云萱情急之下大声道:“我不是添乱!如今慕家有难,我身为慕家女,岂能不为母亲和兄长们分忧!”她向自家大哥哀求道,“大哥!三位嫂嫂皆上过战场,我身为将门之女,不愿被她们比下去!您就让我跟着六哥一同去罢!”

????慕云松望着自家妹子灼灼期待的眼神,终点头道:“好,你们两人同去,彼此也能有个照应,只是路上小心,莫要再生事端!”

????慕云萱闻言大喜,一叠声地保证绝不惹事,便与慕云桐一起拜别了老王妃和惠姨娘而去。

????惠姨娘本不愿自己女儿前去赴险,但眼见王爷没有因为老三之事,而对自己的另外两个儿女心生嫌隙,倒也安心不少,只红着眼眶目送自己一双儿女远去。

????慕云松这边方安顿妥当,便见狐妖媚娘带着众兽赶来,身边的小白狐狸就地化作锦乐模样,向慕云松问道:“我桐哥哥呢?”

????听说慕云桐被派往边境去了,锦乐一瘪嘴颇有些不开心,但想到自己的桐哥哥是去“做大事了”,又窃窃有些骄傲。

????一旁的老王妃和惠姨娘,眼见个白狐狸化成少女,皆是惊诧不已,再听这狐妖少女张口就问“桐哥哥”,更是不可思议对视一眼:难不成……

????她二人正不安地猜测着,却见另一个狐妖一改方才四条狐尾杀气腾腾的妖相,脸上挤出个“亲热得不能再亲热”的笑容,口中笑道:“亲家母啊,初次见面呢!”

????老王妃目瞪口呆,半边脸不住地抽抽;惠姨娘更是一个趔趄,险些跌倒在地。

????慕云松眼见母亲对这位狐妖亲家接受无能,只得自上前来打圆场,向媚娘拱手道:“今日幸亏狐仙仗义援手,慕云松代表慕家众人多谢了!”

????媚娘对“狐仙”这称呼颇为满意,“都是一家人,说什么两家话!若是亲家母暂时无处安身,不妨先住到我那里去,左右我那狐狸洞地方大,倒也不至于怠慢了诸位。”

????慕云松正发愁要将母亲和众女眷安置何处,此时听媚娘如此说,倒发觉她那里确是个意想不到且稳妥的地方,便再度抱拳称谢:“如此,便暂叨扰狐仙几日,待我们兄弟安排好,便将家人接走。”

????媚娘笑道:“好说好说,我也正好跟亲家母多亲近亲近。”

????老王妃本就对这位自称“亲家”的女妖接受无能,乍听说还要住到妖洞去,险些眼前一黑栽了过去。

????然此时慕云松已无暇照顾母亲的情绪,只向英娘和采莲交代道:“你二人都是历经沙场之人,巾帼不让须眉,慕家女眷老幼,便交给你们关照了。”

????采莲郑重点头,英娘更是豪迈地拍胸脯保证:“王爷放心,无论谁想寻慕家老幼的麻烦,都要先问过我英娘的鞭子再说!”

????慕云松安排停当,便任由狐妖媚娘一手搀着惊魂未定的老王妃,一手挽着怯怯发抖的惠姨娘,一道“亲亲热热”地去了。

????家眷们走后,慕云梅方向自家大哥问道:“大哥将我们都安排停当,自己有何打算?”

????慕云松抬眸望了望东方既白的天色,道:“造成今日之祸的根源,还是当年戚家的案子。若不将此事查清楚,将真相大白于天下,我慕家上下便再无法同心同德、根基稳固。”

????他转身拍了拍慕云梅的肩膀道:“如今,军中有你们坐镇,再加上赶回来的赫连钰,理应被老三掀不起太大的风浪。我便借此机会,去查查当年的事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书笔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biyi.com/11_93970/296/